看到我老母自己寫的這一篇﹐ 只有一個感想。 “有其母必有其女”
(不過﹐ 我還沒這麼誇張過。。)

你是不是不小心掉到海裡 by 我老母

Silvie在她的部落格寫上到日本泡湯的故事﹐讓我想到年少輕狂時搞的笑話。
有年春天﹐細雨綿綿﹐自己從天母往熟悉的山路走到山仔后﹐再往平等里的絹絲瀑
布﹐途中遇到一群也是年輕人的團體﹐就跟著大夥走到擎天崗﹐一頓騙吃騙喝後﹐
本想往夢幻湖去﹐但是濃霧迷漫﹐看不到前方的路﹐讓駐守的阿兵哥勸退﹐於是我
又單身一人往另一個山路的方向走。

走 啊走的﹐雨越下越大﹐路也越走越不對勁﹐還好遇到一位撐著傘的阿兵哥﹐就問
他往公路方面的路怎麼走﹐他往前一比﹐說﹕就在前面。等我走到時只看到高聳的
土 堆﹐那有路可走﹐人也冷到咬牙切齒嘎嘎的響。就在這個時候﹐看到旁邊有一小
茅草屋﹐想說進去躲一下雨也好﹐進去時才發現﹐原來是個溫泉池。這下可好﹐已
經 冷到瘋頭的我想也沒想﹐脫掉外套﹐拿下呢毛褲口袋裝的書本和小錢包﹐就往溫
泉裡泡﹐啊﹐真是舒服過癮﹐所有的冰冷都驅逐不見。

閉起眼睛享受休息時﹐突然一句暴嚇“你在這裡做什麼”﹐嚇死人﹐我張眼一看﹐
一個穿著雨衣﹐站在門口的阿兵哥對著我吼﹕這是我們泡溫泉的地方﹐你趕快起來﹐
還穿著衣服浸在裡面。滿生氣的瞪著我﹐怪我搞髒了水。我說﹐迷路了﹐又冷的不
得了﹐看到溫泉就跳下來。
後來他看到長的還不錯的少年美女後﹐馬上客氣很多﹐還帶我繞過我原本看到的土
堆到公路車站等車﹐沒多久﹐看到公路局在轉灣的公路上出現﹐我忙不迭的揮手跳
上 車﹐車掌小姐來賣票時﹐我才發現在情急之下﹐我居然坐錯線﹐原本要搭乘回士
林的公路局﹐搭到往金山的﹐回程的車也就是這一班﹐沒辦法就搭到底站金山下車
在 金山車站重新買票等候回城車子﹐車站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我﹐常被看也習慣
了﹐不以為然﹐低頭看我的書﹐有位老先生看我全身濕濕的﹐居然很小心的來問我﹕
小姐﹐你是不是不小心掉到海裡。(其實﹐我知道在車站看我的人﹐他們在想什麼﹐
以為我去跳海﹐哈哈)


老母結婚還是訂婚時
媽媽年輕時是個才女﹐ 是學校的校刊主編﹐ 又會畫畫。 要不是外婆當年以死相逼﹐
媽媽就去法國了。
媽媽也有很多邏輯﹐ 小時候在學校要打算盤﹐ 我不想打﹐ 媽媽就說 “告訴你的
老師﹐ 你以後是要當老闆娘﹐ 算盤有小姐幫你打”
後來國中念地理課﹐ 媽媽說 “中國地理和你沒關係﹐ 不必念” (所以我就真的沒 念)
念國中的國文課﹐第一課是“中華民國國歌”﹐ 既然是“吾黨
所終”的國歌﹐ 我就自己套上媽媽的邏輯 - 國文課不必上﹐ 因為我不認同這首國
歌。 這是為什麼我中文程度一直很爛的原因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iDuMei 的頭像
TaiDuMei

I am TaiDuMei, 叫我台獨妹﹗ made in Taiwan, processed in U.S.

TaiDu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